贪鲜去尝“小黄螺”不值(图)

昨天凌晨4点半,初春的甬城依然有些微凉。马路上行人稀疏,位于琴桥附近的大世界水产批发市场内却灯火通明,商贩往来。随着交易的进行,一种毒螺正以每天上百公斤甚至更多的数......

  昨天凌晨4点半,初春的甬城依然有些微凉。马路上行人稀疏,位于琴桥附近的大世界水产批发市场内却灯火通明,商贩往来。随着交易的进行,一种“毒螺”正以每天上百公斤甚至更多的数量,通过这里流向甬城的各家小海鲜店、夜排档,成为食客的“美食”。

  昨天凌晨5点不到,记者赶到了大世界水产批发市场。踏着四溢的污水,记者穿过密密麻麻的货车,从西侧大门进入市场。一进门,记者就看到了一个标着“阿军”字样的摊位。摊位上琳琅满目摆放着各种螺类,有芝麻螺、香螺等,个头较小的小黄螺则有满满当当一大盆。记者上前问价格,“每斤15元,要不要?”女摊主开价挺高,一副皇帝女儿不愁嫁的样子。“这有多少?”“不多,二三十斤吧。”“能便宜点吗?”“不行,都这个价格。”女摊主回答得很干脆。

  位于市场中部的一个摊位,记者又发现了一盆小黄螺。不过数量比前面的摊位少了差不多一半。“买小黄螺吗?就剩下这么多了,全部拿去贱卖,13块一斤。”摊主边说边拿秤,他一点也不回避,大大方方地向买主兜售着。记者毛估估,这个摊位摆出的小黄螺5公斤左右。

  在市场南边的弄堂内,记者又发现了一个摊位有小黄螺,这些小黄螺装在一个网格袋内,估计有几十公斤。记者问坐在门口的老板怎么卖。老板瞟了一眼记者说,这些是一家饭店预订的。他一边翻开一个卷起了毛边的本子一边说,有几家排档都在他这订货的,记者如果想要也可以预订。

  临出市场门口时,突然一个女人的呼喊吓了记者一跳。正是那个写着“阿军”的摊位,“全部拿去,14元一斤,不能再便宜了。”

  为了见识小黄螺在小海鲜店、排档的销售情况,昨天中午,记者又跑了一趟江东北路的海鲜排档。由于是中午,很多排档还没开始营业。一家叫新横码美食城的排档已经摆出了海鲜品种。显眼的位置上则放着一盆小黄螺。记者以晚上要来订餐的名义和中年女老板交谈起来。

  大中午有生意上门,女老板显然很开心。“小黄螺卖得怎么样?”记者轻描淡写地说,“我也很喜欢吃。”老板娘回答:“点的人很多,靠它能揽不少生意呢,有时候卖光了,食客要换店的。”“我们这里的夜排档,很多都卖它,不过我们店特别便宜。”又一个中年女子从店内走出来和记者搭话。大中午摆出来就不怕到了晚上不新鲜?“怎么会,我们一大早从大世界进的货,进来的时候都是活的。洗干净了,先在开水中烫熟,然后剪掉屁股。一整天不坏。”听说记者很喜欢吃小黄螺,两个女老板执意要送给记者一份,弄得记者哭笑不得。两人再三叮嘱记者带客人来,强调“不是所有的海鲜店都有小黄螺供应的。”

  昨天晚上,记者又去了兴宁路夜排档。记者在暗访中发现,这一带夜宵摊不仅卫生状况较差,而且销售诸如毛蚶、小黄螺等已被卫生部门明令禁售的食品。记者特意问了一名摊主:“小黄螺不是不能卖吗?”“谁说的,我们这里每天都在卖,而且销售量还很大呢,也没有听说谁吃死了。”

  在一家排档面前,记者见识了这位摊主所言不虚。门口一张小方桌,坐着四个中年男子,居然每人面前放着一盆小黄螺、一瓶啤酒。其中一人告诉记者,天气热的时候,差不多每晚都在这边吃宵夜,而且专吃小黄螺。难道不怕中毒?男子觉得记者少见多怪了:“中什么毒?味道非常鲜美,又脆又嫩。”一般来说他们都是一人一盘小黄螺,有时差不多能把摊位所有小黄螺一扫而光。另一个男子指着对面的李惠利医院说:“怕什么,真中毒了,对面就是医院。”

  眼下是宁波人食螺的旺季。记者在对市场内的市民进行随机采访时却发现,多数受访市民并不知道织纹螺为何物,有些人虽听说过这种螺类吃了会引起严重的食物中毒,但不以为然。记者担心,这样下去,难保不出事。

  一名老卫生监督人员告诉记者,小黄螺是织纹螺的一种。宁波市几乎每年都会发生多位居民食用织纹螺中毒事件。数年前,宁波市在短短6天内就有5人因食用小黄螺而中毒,甚至发生食螺死亡事件。今年,气候偏暖,小黄螺繁殖可能提前。

  因带毒几率相对较高,卫生部门已明令禁止销售织纹螺,提醒市民,切莫贪鲜食用小黄螺。发现市场和餐饮店有小黄螺出售,市民可向工商12315和卫生监督96301举报。记者杨力克沈嘉 摄影 张培坚[我来说两句]相关新闻更多关于小黄 记者 供应的新闻相关搜索:

上一篇:白丝配比基尼 网络美女媲美加勒比美人鱼(组图 下一篇:白猪肉抹碳粉一分钟变黑猪肉!非法商家损招用

水果沙拉

过生日吃寿面的习俗从何而来
中国美食:小鸡炖蘑菇
广东煲汤的七大要领
开胃食谱推荐:番茄雪菜卤
可乐鸡翅的家常做法
各种饺子的花式包法